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海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17:00:5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海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群体白癜风,济宁白癜风的治疗,黑龙江白癜风会传染么,永善白癜风医院,马关白癜风医院,可以治好白癜风权威的药物

  国礼衍生品背后的灰色死角

  在国际交往中,互赠礼品是一种国际惯例。无论是G20峰会还是刚刚结束不久的“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国礼随着各类国际活动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同时也带动了新一轮的“国礼热”。北京商报记者以“国礼”为词条在网上进行搜索,便能看到众多冠以“国礼”名头的衍生品在网站上销售。由于概念模糊,很多商家便打着“国礼”的幌子进行宣传销售。同时,也让官方机构开发的国礼产品难逃盗版和山寨的命运。那么,这些不法商家是如何招摇撞骗的?国礼衍生品又能否跻身收藏品行列?

  概念模糊

  “国礼”成商家宣传的幌子

  所谓国礼,就是以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或以国家和国家政府名义互赠的礼品,国礼一般会选择能够代表国家风土人情和历史文化的传统工艺品,从瓷器、刺绣、茶叶再到景泰蓝,国礼种类的选择可谓是五花八门。近几年来,无论是为庆祝联合国成立70周年赠送给联合国的“和平尊”、APEC会议上的“四海升平”,还是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峰会上的6件赠送给元首夫人的国礼,都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人们在感叹传统工艺精湛的同时,也催生了“国礼热”,带动了相关国礼衍生品的开发。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衍生品的开发和销售让高高在上的国礼走下神坛,使得普通消费者能够切身感受到传统工艺的魅力,但由于国礼范围的广泛和概念的模糊,也给一些商家带来了谋取利益的可乘之机。消费者刘女士在致电北京商报记者时表示,自己看到了一家公司的广告宣传,该公司宣传称自己所售卖的“国礼”是在某会议上赠送给某国家驻华大使的礼物,现限量发行同款“国礼”,价格大致在3万-6万元之间。对此,刘女士产生了疑惑,她表示,通常意义上的国礼应是由国家最高领导人送出的,那么这家公司的“国礼”能够被称为国礼吗?

  据了解,某些公司会将参加外事活动中向外国来宾赠送的礼品进行复制,并打着“国礼”的旗号进行售卖。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国礼?有观点认为传统意义上的国礼应该指的是邦交礼物,只有由国家最高领导人赠送的礼物才能够称之为国礼,同时这件国礼也应代表该工艺行业的最高水平。而另一种观点认为,国礼指的是国与国之间的相互馈赠,送给外交使节也是国家之间友好交流的方式,但是国礼与国礼也有等级上的差别,由国家发起的,经过多轮筛选最终确定设计方案,进行样品生产之后再筛选,最终由国家最高领导人赠送的是国礼中最高规格的国礼。

  许多商家正是借着消费者对“国礼”概念的模糊招摇撞骗,吸引消费者购买。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是一种市场需求引导的结果,把“国礼”作为价值点,消费者更容易接受,从推动中国工艺美术发展的角度讲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是对传统工艺的一种普及。但也不乏一些粗制滥造的企业严重挫伤了消费者的积极性。

  李鬼频现

  山寨国礼招摇撞骗

  除了由于国礼概念模糊给不法商家提供可乘之机外,不少国礼还遭遇了冒牌、山寨的命运。2015年,由北京工美集团统筹制作的国礼和平尊送至联合国,在业内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在和平尊还未公布将向社会发售典藏版这一消息时,一家名为北京国礼艺术品有限公司的企业开始对外发售,并称“景泰蓝和平尊是由北京国礼艺术品有限公司出品,即将发行的景泰蓝和平尊分为两种规格,一种为净高168厘米,一种为同比例缩小,净高42厘米”。在北京工美之后发布的声明中显示,景泰蓝和平尊目前既没有发售典藏版,原尺寸的和平尊也并非是168厘米。更有甚者,在该公司公布的和平尊现场捐赠照片中还使用了PS技术将北京工美员工与和平尊的合影打上了该公司的LOGO。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该公司公布的和平尊鉴定证书上既没有公章,也没有鉴定专家签字。

  而国礼频遇“李鬼”在业内早已屡见不鲜,早在2014年,APEC会议上的四海升平景泰蓝赏瓶也曾被一些收藏网站低价仿冒。从2014年的APEC国礼到今年的一带一路国礼,几乎任何一件在业内引起一定影响力的国礼都难逃被山寨的命运。

  有业内人士表示,当国礼衍生品这一商品被消费者喜爱和收藏时,市场上必然会出现仿冒品,但许多企业的制作工艺往往粗制滥造,这很容易对消费者产生误导。随着人们审美水平的不断提升和审美教育的普及,那些粗制滥造的商品最终会被市场所淘汰,这是一个市场自然选择的过程。

  屡禁不止

  大师维权路艰难

  时至今日,距离国礼景泰蓝和平尊的发售已经过去近两年的时间了,然而在某电商平台上出售和平尊的商家仍多达十几家,甚至有不少商品名称中赫然写有“景泰蓝和平尊张同禄国礼小号”的字样,还贴出了和平尊的设计者张同禄与该款小号和平尊的合影。当北京商报记者询问该款和平尊是否是仿制时,店家表示他们不售卖仿品,并肯定该商品是由张同禄团队制作。当记者问及是否会出具证书,证书上能否体现是由张同禄团队制作时,买家表示“肯定会有”。记者看到,除了和平尊外,该店家还售有多款张同禄的作品。

  对于这些“和平尊”的真假,北京商报记者求证了中国文物学会珐琅器漆器委员会理事、张氏景泰蓝传承人张颖,她表示,和平尊典藏版的发售只在银行进行,除银行外的其他渠道所销售的商品均为假货,张同禄大师的其他作品也从未在网上销售。

  张颖补充道,不法商家利用各种手段蒙骗消费者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商家的手段和说辞层出不穷。当谈及是否利用法律手段维护大师的权利时,张颖表示:“张同禄大师的每一款作品几乎都能找到相应的仿品,但维权非常困难,网上的一些公司多为没有资质的公司,无法找到其真正的经营者。对于律师团队来说,一个官司需要打半年左右的时间,而律师也仅仅是在法律层面上进行分析,对于工艺内核相关的内容还需要我们多次沟通,有时候未必能有时间多方兼顾。”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相关法律对侵权行为的处罚力度尚不完善是导致大师维权难的重要原因,而对于消费者来说,即便消费者找到卖家提出售假质疑,卖家也会选择退款以息事宁人,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但随着相应处罚政策的不断完善,大师们合法权益的保护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维权局面也将得到一定的改善,消费者也坚持选择利用法律武器追究到底。

  前景可期

  市场规范化势在必行

  那么,这些国礼衍生品是否具有收藏价值?将来能否跻身收藏品的行列呢?有业内人士指出,由大师制作的工艺品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而国礼的属性又无形中提高了该工艺品的附加值,从以往具有国家重大事件背景的工艺品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国礼衍生品在将来应该会有相对较好的升值预期。

  而另一种观点却认为,国礼不等同于收藏品,收藏品也不等同于国礼,国礼所代表的只是邦交国家间的友好往来,很多消费者进行国礼衍生品的消费只是文化消费的一种形式,并非期待其升值空间。而收藏的概念则不仅可以具体到一件高端的顶级工艺品,也可以具体到一件对个人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因此收藏品不一定会升值。当然,国礼衍生品是具有收藏属性的,但能否作为收藏品要看消费者的需求,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国礼衍生品只是一件提升个人审美的消费品,尽管现在一般讲的收藏品都会谈及升值的问题,但是收藏品不一定要升值。正是因为收藏等于投资的认识误区对消费者产生了误导,才会导致消费者购买文化消费品的初衷并不纯粹,也给不法商家造假售假提供了可乘之机。

  北京商报记者马嘉会宗泳杉/文贾丛丛/漫画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博兴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